网络黑产猖獗 一场围剿战役已开打

2019-06-27 11:51

  ◎ 记者 蒋佩芳

网络黑产猖獗 一场围剿战役已开打

  图虫创意 图

  网络主要是指通过利用网络或电信等非法手段获取利益的业链,它的表现形态多种多样,小到暗扣话费,大到DDoS攻击。有人说“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产”,可见其猖獗程度。

  蔡徐坤,一个凭借综艺节目《偶像练习生》走红的新生代流量小生,于去年夏天发布了一条新歌推广微博。或许连他自己都很难相信,随手发布的微博在短时间内便突破了1亿转发量。

  这个数据量之大令人难以置信。要知道微博的日活量也才2亿用户,相当于每两个微博活跃用户中,就有一个人转发了该条微博。

  一年后,谜底揭开——近日,在微博的配合下,北京警方成功侦破一起利用非法APP恶意刷量、流量造假的刑事案件,而涉案应用“星援APP”便是蔡徐坤1亿转发量的幕后推手。

  星援案并非个案,猖獗的网络黑产早成互联网时代的一颗毒瘤。而此案,无疑让一条恶意刷量、流量造假的黑产利益链浮出水面。

  对此,各大知名互联网平台为了维护自己的公信力,也纷纷加入打击整治行列,这也意味着一场针对网络黑产的围剿战役经开启。

  网络黑产屡禁不止

  网络黑产主要是指通过网络利用非法手段获取利益的产业链,它的表现形态多种多样,小到暗扣话费,大到DDoS攻击(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)。有人甚至用“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黑产”来形容其猖獗程度。

  根据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公布的消息,星援APP主要活跃于明星的粉丝圈,粉丝们可以通过APP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下绑定很多小号,充值进行刷量。这意味着,一条微博的转发量有多少,取决于你愿意花多少钱。蔡徐坤一条微博转发量能超过1亿正是由此而来。

  据悉,通过这样的手段,半年内,星援APP获利高达800余万元。

  “星援APP严格意义上属于水军式的刷量模式,是黑产中较为低端的形态,技术含量较低,主要是根据特定人需求,以刷量方式造成虚假繁荣,让粉丝和受众产生错觉。这在许多粉丝应援生态里颇为常见,不少名人明星和大V的骂战之中,以及一些社会事件中都有这类黑产的身影。”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称。

  无独有偶。6月6日-10日,QQ音乐5天内陆续对外发布了3封打击违规黑产的公告。公告称:近日,QQ音乐收到iOS官方付费渠道通知,称其近期与QQ音乐的支付结算将出现较大频次、较大额度的坏账,QQ音乐方将不能收到这些账目的应收账款。经后台系统监测发现,少量用户存在违规获取乐币的异常行为,为此,QQ音乐对96个违规账号暂时进行了冻结。而经过用户反馈与调查,很多用户亦是被黑产渠道所蒙骗,且部分黑产渠道善于伪装,考虑到用户并不知道自己通过此类渠道购买乐币的资金,会被黑产渠道非法所获。为此,QQ音乐决定为他们承担因黑产遭受的损失,并在未来将持续打击黑产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QQ音乐的乐币事件,应该是黑产利用了苹果iOS的漏洞。由于苹果要对自家手机内APP充值进行抽成,因此,用户充值后,充值金额在苹果平台会有一个滞留期,大概要停留一段时间才会分成给厂商,尤其是通过国外地区的iOS系统以及外币种进行高频且小额操作的,其黑产的可能性更高。“黑产会利用这个时间差以及苹果与厂商之间的信息断层,先买然后以乐币没到账为由要求退款,用户付的钱就会被黑产截获,由此将可能产生了一定量的坏账”。

  同时他也表示,黑产通过这个方式收取了来自用户的资金,资金不会流向平台,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平台和通过黑产刷取虚拟产品的用户之间,并未形成消费关系。因此一旦平台冻结这部分虚拟产品,且用户无法提供自身正规购买的记录,将无法获得法规的支持,如此一来,黑产给平台及用户的利益都将带来损害。在这样的危害面前,作为一名消费者,用户确实应当自发的拒绝使用网络黑产渠道。

  对生态破坏性极强

  巨大的利益驱动是黑产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。

  对于乐币的黑产模式,知乎上有人做了一个思维导图:假设粉丝集资800万元用以购买专辑,通过官方渠道8折优惠可购得1000万乐币。然而,粉头通过黑产渠道以5折甚至更低的价格获取乐币,也就是至多500万元即可购得1000万乐币,其余300万元便落入粉头之手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